华为汽车开卖

刚刚落幕的上海车展,首款搭载了华为高阶自动驾驶ADS的量产车型——华为与北汽合作开发的极狐阿尔法S 华为HI版正式发布。

随后,华为召开了一场HI新品发布会,进一步透露了华为车BU的最新技术突破和进展,正式发布了Harmony OS智能座舱、智能驾驶计算平台MDC810、4D成像雷达、“华为八爪鱼”自动驾驶开放平台、智能热管理系统五大新品。

展会上,华为展区还全面展出了其在智能汽车领域的技术成果,涵盖智能座舱、智能网联、智能驾驶、智能电动、智能车云,共30多个智能化部件,还有第一台量产HI豪华智能轿车。

于此同时,华为商城又开卖与合作伙伴赛力斯的车,4月20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现身华为上海旗舰店,宣布华为开始卖车,首款车型来自重庆车企小康股份(601127.SH)的高端子品牌赛力斯,被命名为“华为智选SF5”,定价在21.68万元至24.68万元之间。

值得关注的是,不论是北汽极狐还是小康方,都极力淡化自身色彩,而将其定调为华为汽车,而这两家公司正是华为与其洽谈的收购对象。

据路透社报道,华为正在与小康洽谈,以收购其旗下的金康新能源,并计划年底前推出华为品牌汽车, 这项谈判由余承东负责;此外,华为还与北汽蓝谷洽谈,控股其旗下电动车品牌极狐。

作为中国著名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在国内外有很高知名度,但近来有发展放缓之势。

4月28日华为发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华为营业收入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负增长。2021年Q1营业收入为1500.57亿元,同比减少16.9%。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68.47亿元,同比增加26.6%。

2009年开始进入车联网的华为,之前希望成为各车企的供应商,但现在这种可能越来越小,各大车企与华为因各怀心腹事,很难将被认为是未来汽车关键盈利技术交给华为。

多方洽谈“选妃”

加之互联网巨头们纷纷下场造车,华为能够选择的合作伙伴很少,小康、北汽蓝谷都是在汽车业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北汽蓝谷发布的信息显示,4年前该公司就与华为开始合作,华为有一个团队常年驻扎在北汽蓝谷的亦庄大本营,与北汽蓝谷的开发团队一起,以“1873戴维森实验室”的番号共同开展工作。这一合作的直接效应是,华为的激光雷达等汽车增量部件产品均以极狐作为实验验证车型及商业化首搭车型。

资料显示,截至年初华为已经公开的专利中,和汽车技术相关的有100多条,其中电动汽车核心技术专利占比颇高。

汽车分析师张翔对中车网表示华为通过极狐进入汽车行业也是一个捷径。不过中车网为此致电了北汽蓝谷董事长刘宇,他对此不置一词。

张翔认为,目前来看,华为想进入北汽新能源的成本比较低,北汽蓝谷估值不断下降直接导致华为可以用较少的资本,获得较大的股份和话语权。据北汽蓝谷2020年年报显示,2020 年北汽蓝谷营业收入52.72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为-64.82亿元,扣非后更是达到-66.4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北汽新能源汽车曾连续七年保持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第一,其中2017年销量甚至超过特斯拉成为全球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

而到了2020年北汽新能源累计销量仅为2.59万辆,2019年同期为15.06万辆,同比下滑82.79%。2020年累计产量1.32万辆,2019年同期为4.43万辆,同比减少70.17%,产销数据下滑均较为严重。

4月29日 ,北汽蓝谷官方宣布任命原北汽新能源工程院副院长代康伟担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同日叶小华辞去公司副经理、财务负责人职务。

2年来北汽蓝谷的多个高层核心职位发生频繁职位变动,原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郑刚在2020年就担任了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首席战略官,马仿列接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

2020年7月24日,原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刘宇入主北汽新能源,任总经理。2020年徐和谊退休后,姜德义出任北汽集团董事长,仅4个月后,姜德义因工作原因辞任北汽新能源董事长职务,由总经理刘宇接任,代康伟接任总经理。

手机店里卖汽车

余承东曾对媒体坦言,美国制裁之后,华为无法足量供应手机,“手机是一个高频、刚需、海量和高价值的产品,唯一能够弥补这个产品供应缺失的,只有智能电动汽车。”余承东认为,华为卖车的优势在于,在国内拥有5000多家高端体验店,覆盖几乎每一座城市的人流密集区,与此相比,宝马奔驰等传统车企的4S店普遍在郊区,最多也只有600多家店,特斯拉蔚来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的店都建在市中心,但最多只有200多家店。

4月23日,赛力斯宣布,两天时间,华为智选SF5车型订单已超过3000辆,在只推出一款车的情况下,这个数字,超过合作伙伴以往每月的销售额。汽车分析师巩旻认为,与华为达成合作的企业都获得了远超其自身的关注度,说明华为给这些企业带来品牌加持,势必将挑战蔚来汽车等造车新势力。

不过汽车分析师沈萌则对中车网指出,华为转向汽车,不见得会畅通无阻。华为除了信息技术之外,对造车以及技术整合方面,是否做好了准备,还是一个未知数。而华为在手机业务方面受阻,一被封锁就滑坡,侧面也说明华为的技术实力,或许远不如媒体宣传的那么扎实。

 

 

原文作者:闫洁莹
编辑:闫洁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