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壳虫停产对无人驾驶启示

  • 2018年9月17日

二十世纪传奇政治家撒切尔夫人曾把哈耶克的《自由宪章》摔在同僚面说,“这才 是我们该信仰的”,但直到逝世也没看到她所痛恨的希特勒法西斯主义遗产完全消失。

 1932年,曾经报考维也纳美术学院落榜的希特勒,在慕尼黑一家餐厅的餐巾纸上画出了他心目中的“国民车”,这就是后来的大众甲壳虫,现在希特勒缔造的甲壳虫终于要落幕了。

 大众汽车宣布,其设在墨西哥的全球最后一-家甲壳虫工厂明年将停止生产该车。这意味全球汽车史上最高龄的车型将淡出历史舞台,甲壳虫在80多年的时间里共售出2270多万辆 ,也是全世界最畅销车型之一。

 按照希特勒想法,德国“国民车应该是普通工薪阶层都能承担得起,而且能够大规模工业化生产。这一想法源自福特的T型车,T型车是历史上上最伟大的汽车,传记作家们为其献上了无数赞美。 但T型车比甲壳虫更早退出了历史舞台,原因在于亨利.福特固执拒绝T型车作出任何改变。甲壳虫的生命周期虽然远远超过T型车,不过在其80多年里也是极为顽固坚持希特勒的纳粹美学。

在初期这种建立在法西斯主义思想上的纳粹美学曾经迷惑很多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感这种整齐划一的禁锢,并最终选择抛弃。

 图为:1938年甲壳虫

按照中国人的说法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风水轮流转”,人类历史上所有抑制个性消费行为最终都会以失败告终,纳粹美学至上的甲壳虫停产可以说是历史必然,但在德国法西斯主义失败70多年后才退出历史舞台令人遗憾,也给人不少启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汽车是最贵重的消费品,其私有财产属性是非常鲜明特征,正是因为私有财产属性,才有众多丰富的汽车品牌和脍炙人口的车型存在,才能仅用100多年就能改变世界。汽车出现以后城市规模迅速扩大、大量高速公路出现,生产效率大幅提高,加速了人类社会的现代化进程。

这也是中国汽车市场十几年来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在轿车被允许进入家庭以前,除了“老三样”基本没有其它选择,本土品牌汽车更是难以发展起来。

如果视野再开阔一些,人们现在津津乐道的艺术品、建筑等大都是来自私产,毫不夸张地讲,没有人类对私产的追求,就没有市场、没有艺术、整个人类社会都会暗淡无光。

这一点在中国汽车业看得也十分明显  大私人汽车市场,可以说百花齐放,进步日新月异,但在商用车领域几乎没有多大改变,各大城市公交车丑得几十年如一日。 也没有多少人愿意为技术买单,要不是中国汽车业最大的造假丑闻、骗补丑闻、环境污染都来自商用车,几乎不会有人关心这些不属于自己的汽车。中国环保部发布的《中国机动车环境管理年报2016》显示,在各类型汽车颗粒物(PM) 排放量分担率中,私家车主体的小型载客汽车占比仅为5.1%,各类载货汽车和大型载客汽车占比高达93.8%。

近年来包括中国本土汽车公司在内,纷纷将目光投向无人驾驶技术研发。9月14日,奥迪中国获得了在无锡公共道路及高速公路L4级自动驾驶测试牌照,是继宝马、奔驰之后,第三家获得批准的外国汽车品牌。

L4级自动驾驶是通向无人驾驶的最后一站,通用汽车此前宣布在2019年,量产不带方向盘的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既通常所说的L5级汽车,而谷歌则把这一目标定在2018年底。 此外,中国更有一堆数不清的号称将无人驾驶技术与电动车相结合的新造车势力加入,传统汽车公司还纷纷组建出行公司,来应对未来可能被无人驾驶汽车“干掉”。

无人驾驶技术被认为是全球汽车业发展的未来关键技术之一,对汽车业影响毋庸置疑,但分歧也很明显。一种观点认为无人驾驶到来不会让汽车品牌消失;另一种观点认为未来人们不再需要拥有汽车。目前大的汽车公司与科技公司都在按照自己对无人驾驶的理解各自发力。

如果后一种观点能够成为现实,那么意味着将消灭汽车的私有产权,人们可能被迫接受一种累似甲壳虫的所谓“国民车”,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景。

人类历史上从不缺乏用漂亮口号迷惑人民的人,但往往会带来巨大灾难,这已经被历史所证明。以共享为口号的滴滴在激动人心口号下,取终成为中国出行领域最大的垄断公司,共享单车只留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自行车坟场,无人驾驶是否会像哈耶克另一本名著一样,是另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文: 高斌

汽车评论 话题

2018广州车展专题报道

2018广州车展专题报道

更多话题

汽车评论 热门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