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极星销量惨淡,高竑违规出租车牌

  • 编辑:张娜
  • 原文作者:张娜
  • 2021/1/13 14:08:00

作者说:在交出一份可以忽略不计的成绩单之后,高竑打算用租车牌的邪路来扭转奄奄一息的极星。

以金融租赁为名,掩盖车牌租赁

曾经在上市之初,polestar极星2便将矛头指向特斯拉Model3,而在Model3在华月销量破两万大关的时刻,垂死挣扎的polestar极星2试图靠出租车牌来扭转败局。中车网从极星官方了解到,一项名为极星2随“星”租计划营销活动正在拉开,“低首付、0利率、低月供即享高配,可有偿选择带有北京牌照的直租方式,并且租赁期满后可买、可续、可换”。

对于“牌照租赁”一事,中车网致电极星官方,其并没有否定,并表示“目前融资租赁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有尾款,一种是无尾款形式,北京区有牌照租赁,营运牌照需每月额外加付1000元,非营运牌照需每月额外加付2000元,这是我们根据当地政策,与融资租赁公司开展的合作,是由极星方协助车主办理车牌,车牌附属人属于融资租赁公司。”

为了解金融租赁业务以及车牌出租业务具体细节,中车网致电北京区一家相关机构人士。其表示,极星2目前正在进行融资租赁以及租赁指标业务,指标方属于上海某公司,指标安全可靠。

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主营汽车融资租赁业务,为企业与个人提供中高端汽车金融服务。目前已在20个省市设立50多家分公司,已同奥迪、宝马、奔驰、捷豹路虎、上汽通用、新能源汽车特斯拉、迈凯伦、玛莎拉蒂、阿斯顿马丁等二十多家高端汽车厂商品牌展开合作。

该人士对中车网表示:“倘若购买极星2并租赁车牌,这辆新车的所属权是归于指标方,也就相当于在其旗下租赁一辆所有权归指标方的车。

出租车牌违规,法律明令禁止

根据《机动车管理规定》,机动车、车牌属专车专用,非法定程序,不得私自借用、套用。而且从法律上讲,车牌并不具有商品属性,也不能单独使用。相关律师对中车网表示:“车牌和车辆是为一体,不能分开约定,而这种行为,违反限号政策,在法律上签订的协议不可用来对抗第三方。”这也意味着。从法律上来讲,出租车牌的行为并不受法律明确保护,出租方和承租方都面临较大的风险。

尽管存在较大的风险,但是仍有不少车企将出租车牌包装成普通融资租赁,作为车辆宣传卖点之一。目前像polestar极星一样出租车牌为提振销量的车企并不在少数。此前,特斯拉推出了一项融资租赁计划,为北京客户提供了三年的无息融资购车和免费车牌租赁服务。在1-3年的免息融资方案中可免费车牌租赁服务。

之所以会有不少厂商以“出租车牌”为宣传点,或是抓住了消费者摇号难的心理。2020年12月25日,北京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发布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24时,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559650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72867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87232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12825家。而此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70个。据同期相比普通小客车指标个人申请增加5万人,中签难度加大。

年销仅数百辆 面临被市场淘汰

polestar极星,正面临着被淘汰的局面。销量惨淡、产品线匮乏、定位混乱、渠道布局屈指可数正是极星惊慌的源头,汽车分析师孙木子对中车网坦言道。

极星总部位于瑞典哥德堡,早在1996年就与沃尔沃汽车在赛车运动领域展开合作,成为沃尔沃的“御用改装厂”;2015年极星被沃尔沃汽车全资收购;2017年10月,在沃尔沃的力捧之下,极星汽车成立,并推出首款第一代新能源混动车型Polestar 1。

产品线匮乏是极星的首要问题。目前极星汽车一共有两款车型,除了2017年推出的Polestar 1,2019年第二代纯电动车型Polestar 2问世。而两款车型定价悬殊,定位于电驱混动GT轿跑Polestar1 ,售价145万元;而Polestar2定位为豪华纯电中型车,官方指导价为29.8-41.8万元,此价格与特斯拉Model3极为重叠。

除了匮乏的产品线,极星的交付时间一度让坊间认为是“佛系”厂商。2017年Polestar 1推出两年后,极星汽车成都生产基地才投入启用,2020年3月Polestar 1才开始交付。

反观极星对标的特斯拉,由建厂到生产再到交付,特斯拉仅用不到一年时间,并且Model3的销量直线上涨,就在2020年12月,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Model 3月销量突破2万大关。

极星初始前期的野心是巨大的。极星全球CEO Thomas Ingenlath曾公开表示:“极星的目标不仅是成为特斯拉在中国的强有力挑战者,更要从更宽泛的BBA等传统豪华车玩家手中抢蛋糕。”

然而数据却表明一切。据中汽中心数据资源中心发布了2020年豪华品牌上险数数据显示,2020年极星累计上险数仅为365辆,位居排行榜末,远不及不及特斯拉、蔚来等。

极星的表现未能让背后的沃尔沃和吉利满意,2020年3月,极星宣布营销老将高竑接任极星中国区总裁,原吴震皓被调离。高竑上任后,将全面负责极星在华业务,包括加强极星品牌建设以及渠道布局拓展。尽管高竑曾任大众集团(中国)负责集团销售规划的高级总监,也曾在大众及宾利等多个品牌担任过销售、经销商网络发展等高级管理职位,但是由于高竑与新能源汽车打交道甚少,加之极星发展落后,高竑的到来似乎难解极星忧患。

“目前极星的产品定位是混乱的,极星按理定位于高性能车这一小众市场,真正的对手应该是同BBA同样定位高性能车市场的车型,而在此情况下,极星又要与特斯拉抢市场,倘若区分不好,很有可能会和沃尔沃现有纯电汽车重叠。”汽车分析师孙木子对中车网表明极星汽车目前的境地。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也对中车网表示:“目前极星的品牌力和产品力与特斯拉都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而且在电动车市场上难以和造车新势力进行竞争。能生存下来,或是靠吉利和沃尔沃的持续输血。”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极星的渠道布局少到让想买极星的人也无从下手。目前偌大的北京城中,仅有一家极星艺术空间,也正是极星在2019年建造的首家极星空间。2020年6月,中国第二家极星空间落地上海,此外,极星在2020年计划全国建造20家极星空间。但相比起仅在华落地1年的特斯拉,预计到2020年底,特斯拉在中国的体验店与服务中心将超过180家。

掌声鼓励(0)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