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黄勇“动刀” 一汽丰田减政收权

  • 编辑:张诗雨
  • 原文作者:张诗雨
  • 2020/5/13 10:21:00

作者说:才一个月多月,一汽丰田新任党委书记黄勇就对组织架构、人事不断调整,是黄勇魄力所致,还是恰逢一汽丰田积重颇深,到了改革关头?

黄勇履新一个多月,天津一丰收拢权力

5月11日,一汽丰田首款量产的纯电动汽车——奕泽E进擎在一汽丰田新一工厂正式下线。履职近一个月的一汽丰田新任党委书记、常务副总经理黄勇表示,当前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迅猛发展,一汽丰田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步伐更加坚定,持续提升“质量、成本、效率”核心竞争力。

黄勇原为一汽集团组织人事部部长,今年3月下旬正式接替管理一汽丰田14年的王刚,出任中方一把手。从黄的工作履历上推知,相比业务上的调整,人事调整更是他的强项。黄勇任职仅一个多月,一汽丰田就在新能源战略、组织架构上有所推进。

4月27日,丰田汽车公司与一汽集团联合宣布,对一汽丰田系各大企业的管理体制进行重组,天津一汽丰田汽车将成为一汽丰田系的统括企业。

谈起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一汽丰田相关人士对中车网说,当时国家有限制,一汽想和丰田合资的时候,早年已经和四川那边组建了合资公司;另一方面,丰田已经和天汽达成正式合作。这次四川一汽丰田归到天津一汽丰田旗下,算是对历史遗留问题做了改善。

重组完成后,一汽丰田系的三大生产整车基地、两大发动机生产基地和一家研发公司都将成为天津一汽丰田的全资子公司;一汽丰田销售公司虽在资本上没有变化,但具体业务方面,将以向天津一汽丰田汇报的方式,实现管理统括。

一汽丰田三大生产基地分别位于成都、长春、天津,原为三家独立公司;四川一汽丰田、长春一汽丰田丰越、天津一汽丰田所有。两家发动机分别位于长春与天津,股权结构也各不同。

总部位于天津而非长春的一汽丰田,初始股东并非一汽,而是天汽集团与丰田,成立于2000年。四川一汽丰田比天津一汽丰田早成立两年,由一汽集团和日本丰田各持有一半股份。由于历史上长期股权关系不同,四川一汽丰田、长春一汽丰田丰越、天津一汽丰田相互之间独立性较强,各行其是,三家公司各自都有董事会,成员均不同。

2002年6月,一汽与天汽重组,受让天汽持有的51%夏利股份,彼时夏利持有一半“天津丰田”股份,达成重组后,合资公司改名为“天津一汽丰田”,夏利也变为“一汽夏利”。一汽集团才通过此方式间接控制天津一汽丰田。

收购夏利,对一汽而言,醉翁之意不在酒,更为能和丰田实现合作。变成一汽“养子”的夏利,仍然享有合资公司股权和收益。直到2016年8月前夕,一汽丰田股权结构仍为一汽夏利、一汽股份分别持有一汽丰田的30%与20%股份。

天津一丰股权复杂,相关公司各自为政

2016年8月、2018年11月,夏利由于经营不善,分别将持有的15%一汽丰田股份卖给一汽集团。2018年11月后,天津一汽丰田的股权才变为一汽集团、日本丰田各持有50%股份。

汽车分析师张翔对中车网表示,一汽当时与天汽重组属无奈之举。当时车企受国家政策限制,一家外国车企只能与国内两家公司合资,一汽已经先在四川与丰田成立合资公司,后来,丰田与天汽组建“天汽丰田”,一汽若想再与丰田组建合资公司,就违背了国家政策规定。

天津一汽丰田长期股权复杂,一时无法理顺,也令其上下游关系相对孤立,与四川一汽丰田、长春一汽丰田丰越公司股东均不同,造成了三家公司相互独立,各自为政的局面。

据悉,一汽丰田长春与天津发动机厂,均由一汽集团与丰田公司各持有50%股份,天汽方面从未参股。

丰田国内技术公司和销售公司,过去由四川一汽丰田持有一定股份。“一汽丰田技术开发公司”,由天津一汽丰田持有80%股份,四川一汽丰田持有20%股份。一汽丰田销售公司则由一汽集团、丰田公司、天津一汽丰田、四川一汽丰田分别持有38%、32%、25%、5%股份。

张翔说,四川一汽丰田、长春一汽丰越规模较小,竞争力不强,与天津一汽丰田产品互相重叠。三家公司各自为政,资源没办法共享。这次改革组织架构后,一汽丰田组织架构更加清晰,研发资源、工厂资源都可以统一调动,这样它的效率会有提高。

前述一汽丰田内部人士告诉中车网:“我们与四川、长春公司过去在法律上讲不是一个公司。现在从属关系改变,从管理角度,能够让一汽丰田实现一体化,对产品、生产方方面面有所整合,管理流程比过去更顺畅。”

产销分离变产销一体,加大丰田方话语权?

一汽丰田此次改革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销售公司与主机厂关系的调整。

汽车咨询公司泰博英思创始人孙木子对中车网分析道;“一汽丰田组织架构走向越来越趋向广丰,我曾听一汽丰田一个内部人士说,今后也会向广丰方向调整。广丰是个一体化架构,一汽丰田不同,上面有个总公司,下面还有若干个工厂和销售公司,一汽丰田和各个销售公司之间是独立关系。”

此番改革,一汽丰田也由过去的产销分离、分灶吃饭,变为产销合一。

孙木子曾经在报告中指出,比较而言,一汽丰田的“产销分离”存在品牌营销的协同推进相对不足;广汽丰田的“产销一体”有利于营销策略紧跟市场步伐,在策略的制定和快速实施上存在优势,便于发挥其后发优势。究其实质,两家企业营销组织架构的差异,源于其不同的发展历程和路径,且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所导致。

前述一汽丰田内部人士认为,一丰与广丰产销政策不一样,除了股权原因,也有现实考虑。广丰一直是一体化架构,因为他们工厂数量较少,只在广州一个地区有工厂。一丰的规模大于广丰,在成都、长春、天津三个地方都有工厂,所以初期采取分布式,后期采取合并式,也是为了管理效率能够提高。

在张翔看来,资金都是通过销售公司流动,对于车企来说,销售公司控制在哪方很重要,一汽丰田销售公司听命于主机厂是个很大的变化,是权力的转移。一汽集团本身占股超过丰田公司,这次改革很可能意味着,丰田方对销售公司在定价等方面话语权增强。

尽管近年来销量仍有增长,一汽丰田仍遇到增速放缓、高端产品缺乏等瓶颈。4月28日,随着最后一辆14代皇冠的下线,一汽丰田皇冠正式停产。除此之外,作为国内的越野老炮车型,一汽丰田国产普拉多也将在今年6月份左右停产。此外,一汽丰田还曾将锐志、兰德酷路泽等高端车型停产。

2019年,一汽丰田全年总销量为73.8万辆,同比增长2%,小于2018年4%销量增幅,未达到74.5万辆销量目标。公司寄予厚望的全新RAV4和亚洲龙,销量依然低于预期。

在此不利局面下,一汽丰田与组织架构与人事纷纷“动刀”,有关消息称,组织架构和中方一把手变更之后,一汽丰田后续还会继续对人事任免做出调整。

掌声鼓励(0)

  • 张诗雨

    每个车企的动态,都藏着中国经济的大势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