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熔喷布疯涨导致汽车紧缺 上汽通用五菱盼口罩停产

  • 编辑:张诗雨
  • 原文作者:张诗雨
  • 2020/3/13 16:51:00

作者说:高调宣称“人民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的上汽通用五菱,正面临着生产不出汽车的困扰。

熔喷布价格暴涨10多倍

“现在一吨熔喷布的价格是32万8”,一家熔喷布生产商,名为河北宝盛纺织品有限公司的高管杨某回答中车网。

“前段时间还听说价格涨到20万一吨,最近又涨价了吗?”中车网追问道。

“20万已经是过去时,你试试现在出20万还能不能买到”,杨某用略带肯定语气说。

熔喷布价格近来急剧上涨,2月27日,界面新闻曾报道,口罩原材料熔喷布已涨至20万元一吨。不足20天,熔喷布价格再涨超三分之一。而在疫情发生前,其价格仅为2万/一吨。

“熔喷布价格确实涨的很快,我们之前储备了一定熔喷布,现在怕疫情不能尽快结束,库存总归不够。”上汽通用五菱一位内部人士对中车网表示。

熔喷布为口罩的核心材料,被称为口罩的“心脏”。它以聚丙烯为的主要原料,纤维直径可达到2微米左右,属超细静电纤维布,可以有效捕捉粉尘。含有病毒的飞沫靠近熔喷布后,会被静电吸附在表面,无法透过,具有过滤、屏蔽、绝热和吸油的作用,因此是生产过滤功能口罩的必要原料。

熔喷布除了可用于生产口罩外,还用于制作电池隔膜、汽车隔音棉、熔喷保温棉等。因本就对熔喷布有需求,加之具备产业链优势,上汽通用五菱、比亚迪、广汽集团、长安汽车等车企近期纷纷介入口罩生产。

车企得以生产口罩 ,因汽车本身是复杂的工艺品,车企都有丰富的产品采购与供应商管理经验,加之汽车制造过程中用到的隔音棉,同样为熔喷布所制。以上汽通用五菱熔喷布供应商广西德福特公司为例,该公司以汽车内饰、隔音棉等生产为主,属口罩用熔喷布“近亲”。通用五菱生产口罩后,就由该公司供应熔喷布。但由于口罩需求量暴涨,引发熔喷布需求量也大涨,市场上不仅“一布难求”,而且变成了管制商品,使汽车及其它行业受到冲击。

资源紧俏 短期价格难下调

口罩生产的难点——“无层厂房”,对车企来说也不成其为问题。生产一般口罩的主要原材料为PP无纺布、熔喷布、鼻梁条、耳带。生产口罩所需要设备只有三个,分别是口罩打片机、口罩耳带点焊机、口罩包装机。无论原材料和设备,对以规模经济为标签的主机厂来说,获取难度都不高,只有熔喷布是例外。

比起下游的口罩,熔喷布投资大、技术含量高、对厂房、作业工人要求也更高。不同于整车厂可将数个部门人员临时抽调生产口罩,生产熔喷布员工需经过专门培训才可上岗。与熔喷布相比,口罩生产反倒复制快、易操作、技术含量低。

基于以上原因,熔喷布的供应仍不尽人意。上述熔喷布厂商杨某对中车网直言:“熔喷布现在卖到一吨32万8是市场决定的,原材料聚丙烯不是由中石化直接出售流向市场,而是由一层一层经销商加价变卖,所以价格一直在涨。”

对于熔喷布是否价格上涨,导致口罩生产成本增加?比亚迪一位内部人士并未直接回答中车网,仅说:“我们生产口罩并不是出于商业目的,没有考虑要赚钱。即便我们现在口罩每日产量已经达到500万只,一年到头的营业额又能有多少,和汽车年上千亿营业额肯定没法比。产口罩只是我们应急援产行为,疫情缓解之后,我们就不会生产口罩。”

一位内部人士对中车网直言,主机厂这样的大企业,不止要做生意,也需能随时转产做战略物资,这也是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然而,对于主业员工抽调,生产成本趋高的战略物资,将承担社会责任做为第一要任,主业经营居后这一状况,主机厂方面也希望不会长期持续。

零部件价格上涨 整车企业成本加大

上述上汽通用五菱内部人士透露:“我们之前生产的口罩,一部分无偿给柳州政府,另外一部分送给我们的产业链。现在疫情有所控制,我们当地已经连续十几天没新增一例,但我们还没有减少口罩产量。后续政府部门若再从我们这里获得口罩,能付给我们成本费。但还是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在生产口罩上投入,毕竟对车企来说,口罩不是主业,口罩生产只是临时行为”。

虽然在转产口罩时,上汽通用五菱出尽风头,并宣称“人民需要什么,五菱就生产什么”。但实质其日子并不好过,主要生产低端产品的上汽通用五菱,对价格更敏感,消化能力更差。2019年,上汽通用五菱累计销量98万辆,同比下降27.8%。

受疫情影响,主机厂多个零部件后续或价格上涨,熔喷布所制的隔音棉只是其中之一。同样生产防疫物资——负压救护车的江铃汽车高管,对中车网分析主机厂在近期一两个月中,可能会面临零部件价格上涨等问题。他认为尽管汽车隔音棉所需的熔喷布没有口罩熔喷布规格高,但熔喷布涨价或许也会拉高隔音棉成本。

此外,部分零部件厂商为配合江铃汽车生产负压救护车,提早复工甚至加班加点生产零部件,主机厂需要与之共享一部分成本。即便是非防疫汽车也面临零部件涨价,湖北是国内汽车大省,一些湖北供应商疫情发生后转产到外省生产,这类供应商有的本身利润微薄,希望主机厂能帮助他们担负搬迁成本。

“这个时期谁都困难,包括主机厂,但供应商和主机厂在一条船上,主机厂为供应商们消化一部分成本,也为避免唇亡齿寒的局面。”他说。

掌声鼓励(0)

  • 张诗雨

    每个车企的动态,都藏着中国经济的大势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