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二月销量暴跌90% 上汽大众降薪自救

  • 编辑:徐梦雅
  • 原文作者:徐梦雅
  • 2020/3/11 18:46:00

作者说:中国疫情走势渐渐明朗,但昔日中国车市领跑者上汽大众因销量暴跌90%,已然拉开降薪自救序幕。

继上汽大通、上汽汇众、上汽乘用车降薪之后,上汽集团又在减少人力成本上迈出一步。有上汽大众员工称,作为上汽集团营收与利润关键来源的上汽大众也逃不脱减薪命运。今年2月份,上汽大众销量迎来史上最大降幅,其与一汽-大众不相上下的销量名次瞬间被拉开。内外压力下,上汽大众乃至上汽集团不得不调整薪资减轻公司运营负担。

减少成本支出 上汽大众降薪

3月9日,有上汽系多位员工向中车网透露,除上汽大通、上汽汇众和上汽乘用车自三月份起实施降薪,上汽大众、上汽通用等上汽集团销量主力军也正通过降薪缓解车市探底所带来的压力。

"上汽子公司基本上都在降薪,哪怕是卖得最好的大众、通用也没幸免。据说上汽通用泛亚是绩效工资减半。"一位上汽大众内部员工对中车网说,"降薪是第一步,真正的目的是减少人力成本,逼员工自己走吧。上汽系一研发中心基层工程师跟我们说,降薪后付完房租工资只有4500元。车企待遇最优的是研发部门,这情况可以说很惨烈了。"

目前,网上流传一份上汽大众降薪的聊天截屏显示,上汽大众取消双薪,底薪方面,管理层降25%,员工降15%,总的package管理层降约40%。该消息是否属实还有待考证,不过其员工认为上汽大众降薪将成必然。上述上汽大众内部员工称,"我们还没像大通、汇众那样发文件,有同事说口头通知,不发文件。每个级别降薪情况都不同,我们还在等待降薪通知。"

就该名员工所阐述的情况,中车网联系了多位上汽大众相关部门人士,均表示目前还未收到降薪通知。"我们一般月中发工资,所以现在还没拿到钱。"上汽大众相关部门员工对中车网表示,"听说上汽旗下有其它企业降薪了。"

公开信息显示,上汽大通占工资35%的绩效奖金从3月份起将进行“打折扣”,级别越高折扣也越高,此外取消了年休假补贴、技术中心服装费以及书报券等福利,一线员工全勤奖调整为生产奋斗奖,将根据产销量安排适时发放;上海汇众从3月份起将员工税前月收入下调22.2%,恢复期将根据公司后续发布通知为准;上汽乘用车调薪涉及减发3月至6月的绩效奖金,高级经理以上的减发100%,高级经理以下减发75%,后续视经营情况另定,对居家办公或隔离观察的员工,将按天扣发用车补贴。

"不过想想要降点也是正常,毕竟卖得少了是吧,也有段时间在家办公。"另一位上汽大众员工表示公司降薪行为能够理解。

大众二月销量暴跌90% 上汽系负压

上汽大众多年蝉联中国单一品牌第一的位置,它的一举一动是整个中国车企的缩影。

中车网在采访中了解到,上汽大众虽均于2月10日复工,但更多的员工或在家隔离或在外地无法返沪,而品牌经销商因疫情缘故基本处于休息状态,这也致使上汽大众在整个二月份无法正常、全面运营。

3月7日,上汽集团发布的2月产销快报公告显示,上汽大众的销量出现滑铁卢,同比减少90%至1万辆;前2个月的销量累计为12.3万辆,跌幅为59%。这一数据对上汽大众来说,既称得上是史无前例下跌,也影响了上汽大众排名。

根据乘联会数据,在2月狭义乘用车厂商销量排行榜中,上汽大众以1万辆批发销量排名第六,而一汽-大众则以2.22万辆排名第一。乘联会认为,除疫情缘故,上汽大众表现低迷的原因离不开"神车"帕萨特因中保研打击而导致销量巨震,其次上汽大众旗下斯柯达品牌不断萎缩,这也让上汽大众与一汽-大众距离越来越远。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前两个月的市场表现中,不仅仅上汽大众表现失色,上汽系品牌几乎全军覆没。

上汽集团产销快报显示,上汽集团2月份销量4.74万辆,同比下降87%;1-2月,累计销售44.76万辆,同比下降54%。其中,合资三巨头之一的上汽通用,也与上汽大众般遭中国环境影响而受重创——上汽通用2月销量为7612辆,跌幅为92%;1-2月上汽通用同比下滑52%,至13.3万辆。此外,上汽通用五菱旗下的五菱和宝骏两个品牌2月累计销量为1.18万辆,同比下滑88%;1-2月销量仅9万辆,跌幅达65%。

近年来,有关上汽大众降薪、裁员的传闻时有发生。借助中国车市发展红利,上汽大众成为上汽集团营收与利润的关键来源,更是成为中国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当危机来临时,也是最先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

负债率居高不下 上汽集团"下放" 员工

告别最好的时代,上汽集团旗下子公司陆续开始降薪,上汽集团内部也不例外。

"我本来是上汽总部的,在职能数据部做大数据,这次被降薪下放到子公司上柴,我降的挺多的,下降20%是有的,但我的情况不具备普遍性。我们部门人下放到子公司比较多,还有的直接裁员。"一名上周从上汽集团"下放"到上柴的员工告诉中车网,"我们部门本来也没有多少人,都是HR单个约谈处理,没有文件通知。至于厂里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和厂里不大一样。"

该名员工表示,被调离总部后,极大程度不会再调回去。

作为中国最大汽车集团之一,上汽集团还是世界五百强榜单中排名最高的中国汽车集团,在这次疫情冲击下,该集团成为首个宣布降薪的中国车企。不少观点认为,上汽集团率先为之,其它车企或将在短时间内采取相似行动。

实际上,上汽集团资金隐忧早有显现。上汽集团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约为256亿元,同比减少约104亿元,同比下滑28.9%左右;扣非净利润约为 214 亿元,同比减少约110亿元,同比下滑34%左右。

此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上汽集团负债总额为5091亿元,负债率为63.39%。自2010年上汽集团资产负债首次突破千亿元,即1470.94亿元,便开始一路上涨。2017年-2018年分别冲破4500亿元、4980亿元,达到62.39%、63.63%。对于制造业而言,负债率一般在50%左右较为安全,超60%则易触发危机,埋下隐患。显然,近三年上汽集团都超过60%。

2019年,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下滑9.6%,而上汽集团整车销量623.8万辆,同比下滑11.54%,下滑幅度高于行业整体水平。分品牌来看,上汽最大销量来源上汽大众全年累计销量200.17万辆,同比下滑3.07%。其次,上汽通用、上汽五菱分别销量为160.01万辆和166.00万辆。

占集团销量八成以上的合资品牌销量增长乏力,成为集团盈利大幅下滑的关键所在。此次疫情爆发,加大了上汽集团乃至旗下子公司降薪裁员力度。

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认为,由于突发疫情影响了企业的生产经营,企业根据实际生产经营情况进行薪酬福利调整,是特殊时间段的一种降低成本的措施,这是企业的权利,不适宜过度解读。

掌声鼓励(2)

  • 徐梦雅

    关注汽车行业公司、人物、资本层面动向,只做一手采访,专注深度报道。如果你有独家线索、内幕故事又或严密论证的独特见解,可以找我聊聊——微信:xmy709699326(请附言)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