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政出多门复工难 汽车供应链危机四伏

  • 编辑:张诗雨
  • 原文作者:张诗雨
  • 2020/2/13 10:59:00

作者说:因重重原因,尚无法复工的供应商,只能对每日损失听之任之。缺工缺钱并不是最可怕的,他们更害怕自己因身单力弱,成为这次疫情风浪中被淘汰者。

2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本已到了各地复工日,多家汽车零部件厂商却未能如期开工。因各地交通、人员流动受限制,防疫物资缺乏等原因,工厂负责人只能咬牙挺过,被动等待疫情得到控制。

延期复工、订单量缩减,令多家供应商捉襟见肘。资金短缺是其短期内克服的难题之一,最令供应们不安的是:体量尚小、抗不住风浪的他们,是否会因这次疫情黑天鹅被洗牌出局。

各地人员限制流动,供应商多未复工

“我们目前还没有复工,预计要等到2月17号才能开工。即便工厂开始复工,我估计2月17号之后的半个月,复工率也只能达到30%到40%。”张超,南京一家电池厂高管告诉中车网。

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难以复工并非个案,中车网询问多家汽车零部件厂商,均回应目前尚未复工,并纷纷表示“复工的属少数,大多数同行工厂都处于业务停摆状态”。

对于无法如期开工这一现状,供应商们也颇为无奈。由于2019年第四季度,国内汽车市场回暖,超出主机厂预期,一些主机厂现在已缺乏存货,企盼配套供应商早日恢复作业,他们才得以生产整车。

“我们屯了些库存,但估计最多用20天。下游主机厂一旦要货,我们就得马上能出货,主机厂不会等待我们开工把电池生产出来,我们也担心会因为迟迟不能开工流失客户。”张超略带焦急说道。

但因当地政府管制、工人复工意愿低,上下游拖延复工等影响,汽车零部件一级供应商只能望眼欲穿等待管制松动、疫情有所控制。

据中车网了解,苏州、无锡、常州等地限制疫情最严重7省车辆、人员进入市区,宁波要求7省人员在家中自行隔离14天。张超透露,南京则不允许外地车辆进入,即便他的其他外地同事改做高铁、飞机回南京,目前也难以买到票。

除交通被封锁外,现工厂复工还面临重重管制。一些市、县工业园区暂停复工,计划复工时间晚于省政府规定。东莞等地则要求公司防疫设备级别、物资储备数量均达到规定,审批通过后才能复工。

“现在复工的节奏被地方政府安排,并不是我们能够左右,当前防疫对于各地政府是重中之重,中小企业的经营问题并非是其考虑重点”,某业内人士感叹道。

然而,即便所在工业园区同意复工,供应商仍面临员工到岗意愿低等问题。中车网通过华北、华东二家中小供应商得知,现在他们焦心的是,即便所在园区同意复工,工人也不愿意上班。他们生产线是一个岗位一个工人,每个岗位都需有人值守,若所需要的10个工人只来8个,仍无法复工。

   此外,主机厂的一级供应商并非物料自给自足,需上游二、三级供应商提供物料,仅与张超所在公司合作的20余家二级供应商中,就有3家位于湖北。即便一级供应商各方面达到开工条件,若上游供应商未能复工,他们也无力造出产品。

物资难购被迫停工  供应商日益拮据

   防疫物资不足,忧心开工后员工被感染,是供应们普遍焦心的难题。尽管业务暂且搁置,供应商仍担负房租、员工工资、贷款利息等支出,令其日感自己财匮力绌。

“目前复工很困难,我们原材料的供应都成问题,现在是开工不好,不开工也不好。企业们也担心,目前还没看到一个完整成体系的应急方案,开工之后万一有员工感染,他们该怎么办。”宁波汽车零部件协会秘书长汪虹对中车网说。

汪虹谈道,在购买防护物资方面,供应商们也感到自己形单影只、无能为力。员工的防护是其急需解决的一大问题,但令人一筹莫展的是,当前口罩买不到,消毒液也普遍供应不全。

甚至德国汽车零部件厂商博世,对置备防护物资亦感到心有余力不足。博世一位在华高管孙大权向中车网坦言,他们正在全球各地采购口罩,但依旧数量不充足,不能够满足所有员工,还在等待后续是否能采购到足够多口罩。

迟迟无法开工为供应商带来巨大损失。日前,一家名为汇大湖州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因无法按时履行此前签订的“每周向法国标致集团非洲工厂交付10000套转向机壳体”合同,不仅面临承担价格价值240万元人民币的合同损失,还要被追偿因导致客户生产线停产2周,造成的约3000万元人民币损失,以及企业商业受影响等多重损失。

因此,该公司不得不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湖州市委员会紧急求助,从而申请领取了全国首份“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损失。

汇大湖州只是供应商窘境的冰山一角。张超估计他们工厂周销售额大约在2000万元左右,“延迟开工造成的损失很大”。

零部件厂商普遍利润率较低,部分仅为销售收入2到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年销售额过亿的厂商,到手利润也只有200到300万元。疫情期即便不开工,每月人工费用支出也达到几十万,每月的贷款利息已令其不堪重负,若再无资金入账,这类供应商很快就会囊空如洗。

对中小企业的资金紧张局面,多个城市提出一系列扶持措施。

北京、上海、重庆等地提出,承租当地国有企业的经营性房产,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中下企业,免收2月份租金。与此同时,多地还声明,针对经营受到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不抽贷、不压贷,对还款困难者,可予以展期或续贷。南京政府亦表态,将在房租、信贷、税务等方面对部分企业予以优惠。

然而,对上述政策起到的效果,多家供应商并不乐观。“各级政府都是将相关扶持政策从省政府开始,一级一级向下传递,最后才传递到各个园区,优惠政策并不能马上释放到位”,张超判断。

“宁波政府已经为中小企业出台多项优惠政策,但起到的作用有限。就拿房租来说,大多数中小企业承租的并不是国有物业,民营商业地产不大可能因疫期这一天灾,为企业主减免房租”,汪虹直言。

宁波某零部件 厂商

中小企业难抵疫情,部分供应商或被洗牌

疫情造成阻断生产,对汽车上下游产业,乃至国内经济造成一系列影响。

一级供应商无法复工,直接影响主机厂生产,部门国内主机厂库存所剩无几,却受困于上游业务停摆,无法恢复生存。甚至海外主机厂,也因国内供应商歇工不得不延期开工。雷诺韩国釜山工厂、FCA欧洲一工厂、现代部分韩国工厂均公开表示,因中国供应链中断,暂停工厂生产工作。

咨询机构HIS Markit才能曾对媒体表示,受疫情影响,线下交易停滞的情况很可能会持续到3月中旬,中国汽车产量将直接较少170万辆。麦肯锡则更加直白称,目前还无法准确判断此次疫情何时彻底结束,也很难判断何时整个经济能够完全恢复正常运行。

谈及国内经济,一位汽车业内部人士对中车网感慨道:“我曾听说受这次疫情影响,国内一季度GDP增速要下降到4%,以目前看到的各行各业状况,觉得很有可能”。

经济放缓时期,对抗风险能力差的中小企业更加不利。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企业开工力调查•报告》数据,当中称,若无资金外援,国内难以承受2周延期开工的企业高达67.7%,能够承受1个月以上延期开工的而企业只有7.1%,能够承受2个月以上延期的企业更是只有1.7%。

   无法承受延期开工多以中小企业为主,据悉,国内共有超过4000万家中小企业,占企业总数90%以上。不同于主机厂大多规模庞大,国内零部件厂商以中小企业为主。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国内汽车零部件厂商中,年销售额未达到2000万以上,属规模以下企业占到大多数,达到10万家。

汪虹告诉中车网,宁波市共有5000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其中年销售收入超过2000万达到700余家,大多数仍属规模以下企业。

“主机厂规模大,扛得住风险,但零部件企业不同,哪怕有资金援助撑得过疫情期,迟迟不能开工,很可能被主机厂找到的其它供应商替代。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等于这家零部件企业已经被淘汰出局,很难重新开始。”汪虹无奈感叹道。

   文中张超、孙大权为化名

 

掌声鼓励(0)

  • 张诗雨

    每个车企的动态,都藏着中国经济的大势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