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供应链被中断 武汉急需救护车生产受阻

  • 编辑:张诗雨
  • 原文作者:张诗雨
  • 2020/2/7 18:31:00

作者说:为及早造出负压救护车,提前复工的主机厂因员工复工意愿低、多方管制,每日支出远高于往常。

赶工生产负压救护车,成了疫期多家主机厂的日常。主机厂加班加点生产疫期急需物资,可以说下说为抗疫立下功勋。然而,提早复工的他们,却因社区封锁、交通管制、抗疫物资缺乏等原因,面临比以往更高的采购、用工、运输等成本。

供应商多未复工,面临生产难题

在疫情这一特殊时期,负压救护车意外成了汽车圈的焦点。据悉,江铃汽车、福田汽车、上汽大通、奇瑞汽车、华晨汽车等主机厂近日都已复工生产负压救护车。这类车因利用技术手段,使车内气压低于外界,隔绝车内与车外空气交换,成为传染病暴发期的急缺救护车。

然而,主机厂近来生产负压救护车期间,却遇到了多重困难。其首要难题便是核心零部件供应不足。上汽大通内部人员王娜接受中车网采访,吐露她们复工后面对的诸多问题。

“现在很多我们的供应商还没有复工,导致我们难拿到负压设备。工信部和经信委已帮助我们协调做了很多工作,督促供应商尽快复工,但复工的供应商还是不太多。负压设备是最关键的零部件,它保证了内外压差、干净空气外排。我们现在其他零部件都安装完毕,就等着负压设备,只要一到货,立马在车内装好运走交付”,王娜说。

2月4日,工信部下发通知,称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物资保障工作,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一司委托河南、江苏、山东、天津等地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分别对辖区内生产负压救护车、负压设备等关键零部件的企业开展督导检查,了解并协调解决企业生产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确保产品质量并按时交付。

但在全国范围内,负压救护车零部件短缺的问题并未解决。

近日,福田汽车发布《关于供应商复产的通知函》,宣布2020年突发肺炎疫情,春节以来,福田汽车紧锣密鼓的按照国家相关部门要求组织负压救护车。零部件供应是整车生产的关键,根据抗击疫情需要与国家“六稳”精神要求,现要求供应商2月6日复工生产,对产生严重影响的供应商直接列入黑名单。”

福田汽车强制要求供应商复工,虽被指责态度强势,也侧面显露零部件供应商并未与主机厂同步复工,为负压救护车生产带来障碍。

住所封锁管制,工人难以复工

江铃汽车面临与上汽大通、福田汽车相似问题,一位高管张艳兵告诉中车网,他们在正月初一已开始生产负压救护车,到初五已有相当多员工复工生产。但为他们供货的供应商很多都还未复工。二级供应商仅有部分复工,三级供应商普遍还未复工。即便供货二级供应商,其提供产品更多来源于库存。

“负压救护车产业链很长,我们的三级供应商基本上不会复工。很难以生产负压救护车为由要求三级供应商复工,因为他们生产的产品能用在很多领域。”张艳兵分析。

更令张艳兵焦灼的是,他有十几家供应商地处武汉,当中只有一家实现有限复工。

除了供应商难以复工外,主机厂现还面临着用工难等困境。

“我能理解供应商现在缺工人,我们也面对同样的状况,我们的工厂在开发区,很多工人都住在附近的城中村。现在疫情期,各个区域强调守土有责,加强属地管理,各个区县要求各街道严格管控人员出入。很多住在城中村的人一旦离村,短期内村里不允许返回。并不是工人们不愿意复工”,张艳兵表示。

在这一状况下,江铃汽车只好要求一些村镇让工人出村,向村镇管理人员承诺为离开员工解决住处,常常几经周折后,村干部们才放心允许工人离村复工。张艳兵感慨:“我们公司一共1万4千名员工,目前生产负压救护车,我们也只能复工1500人。主要是我们提供住所容纳人数有限,只能最大限度减少复工人数。”

缺工不止困扰着江铃汽车,一位接近福田汽车的人告诉中车网,福田现在缺驾驶员,生产出的负压救护车缺人运送。福田最先开始计划靠内部员工运送车辆,后又调动部分公务车驾驶员,现在到处寻找物流司机运车。

处处有交通关卡,运输成本高昂

被缺物料、缺工人困扰同时,备置防疫物资,运输物料、成品车辆亦为主机厂增加多重开销。

张艳兵透露,他们现在是从黑市高价购买口罩,正规渠道已很难买到。不止高价为自己制备防疫物资,他们还为武汉的供应商提供口罩与消毒液。因该供应商所在区政府无法提供防疫物资,其所产产品又暂时无处替代,江铃汽车只好为其解决。

“这家供应商说,如果复工,他们员工要吃饭,要有口罩和消毒液,后两种他们自己没法解决。我听到着急了,跟他们说吃饭的问题你自己解决、消毒水、口罩我给你送过来。我们的口罩都不够用,现在还要供给这家供应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如果不复工,我们造不出负压救护车。”张艳兵倾诉道。

除物资外,因交通封锁,江铃汽车承担了比往日更高的运输成本。他们过去用火车运送,现改为用一种运输车每辆装2到3辆救护车,通过公路运送。即便到了武汉,他们也只能把救护车卸下来,停放在高速路口。

过去他们可以把车直接开到经销商门店前。现在经销商要亲自来到高速路口,把救护车开到市内。此外,经销商还需办理通行证,才能够去高速路口接收救护车。不仅运送负压救护车困难,接收供应商物料时,江铃汽车双方也比以往付出更多时间和经济成本。因南昌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江铃汽车方需要亲自派车前往城外接收物料。

在运输成本方面,上汽大通也自发承担比以往更高的投入,王娜介绍,公司目前调动供应商所在地经销商运送物料,以往都是由供应商将物料运往上汽大通工厂。对于增加的各项成本,王娜并不为上汽大通的现金流担忧,因为“上汽大通背后有上汽集团”,她表示。

但对于体量相对较小的江铃汽车,张艳兵直言现已感受到了多方负担,需要政府给予更多帮助。

“将一个病人从住所送到火神山,如果不用负压救护车运送,会为沿途空气带去大量病毒。希望各级政府考虑到,我们生产如此重要战略物资,但在这特殊时期承担了多方成本,后续能协助我们做好防护、消毒、确保职工伙食质量、就餐安全。”张艳兵直呼。

(文中张艳兵、王娜均为化名)

掌声鼓励(1)

  • 张诗雨

    每个车企的动态,都藏着中国经济的大势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