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抗“疫”十日 东风出行志愿者武汉险中助行

  • 编辑:徐梦雅
  • 原文作者:徐梦雅
  • 2020/2/3 11:01:00

作者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众车企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总部位于武汉的东风公司。其中,东风子公司东风出行在武汉封城次日火速召集志愿者组成社会保障车队,他们一脚油门开启了无法预知过程与结果的抗“疫”之战。

与许多留在武汉的网约车司机一样,因为疫情缘故,陈诚未回家过年。万家灯火的大年夜,决定做志愿者的东风出行司机是独自度过的。不同于往常,今年春节的氛围被武汉严重的疫情稀释了许多,没来得及伤感,陈诚等来自东风出行的志愿者迅速投入了抗“疫”保运一线。

从1月24日东风出行发布“征集令”到2月2日正好十天。期间,网络上热议的话题是这波志愿者们的亲身经历:两颗白菜卖50元、一次性防护服穿两到三天、下雨去买抗生素药排队五小时、夜间准备洗澡突然接到任务、亲睹医护工作者连续多日运转、部分搭乘东风出行外出的居民表示感谢而塞钱志愿者……

在这十天中,以武汉为中心辐射湖北全省,确诊病患每日攀升,没有回家过年、至今仍在运转的志愿者司机参与了武汉封城后全部。疫情阴影下,中车网采访了多位东风出行志愿者,他们分别来自湖北省内不同的地方,他们的命运与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牢牢绑在一起。

左崇:送医护工作者不要钱,他给了我两个口罩

左崇老家在黄石。他母亲的生日在春节,今年恰好是他母亲50岁大寿。左崇与家人商量好准备在这个春节为母亲举办五十岁寿宴,但因1月23日武汉封城,左崇并未能回到黄石老家,其母的寿宴也没能办成。

黄石是湖北最早设立的两个直辖市之一,为武汉城市圈副中心城市,从武汉乘坐轻轨只需30分钟便可到达。在武汉封城24小时后,黄石也立即封城。出不去、进不来,成为湖北各个城市的常态。这一情况下,左崇索性报名东风出行于1月24日组建的社区服务保障车队,成为一名志愿者,其家人也支持。

中车网从采访中了解到,由这批志愿者司机组成的东风出行社区服务保障车队,服务汉阳、硚口、江岸三区共280个社区,所有保障车队车辆由社区居委会统一调度使用,给社区内生活不便的居民提供上门送菜、送药、送餐服务。

左崇和另一志愿者都称,做志愿者一是因为回不去,二是因为每天有600元补贴。“补贴费用比我们平时跑车要多点。”另一志愿者表示,这一费用并不是当天结算,可能是抗“疫”结束后公司发放。

“我是从大年三十开始做志愿者,每天早上八点工作到下午五点半,平均一天五趟左右,今天我跑了六趟。”左崇告诉中车网,并不是五点半后就结束一天的工作,“因为我住的位置在一个村子里,现在回不去,社区就给我安排了住的地方(宾馆),所以我离社区最近,有什么事的话都是我去接送。”

从1月27日开始,湖北疫情趋势飙升,其中武汉最为严重,医护工作者也进入更加紧张的战斗状态。“初七(1月31日)晚上我准备洗澡,接到电话说要接人去医院,我把他送到后,他要给钱我,我说不要钱,这是义务,他给了我两个医用口罩。”左崇说,这段时间里,这一次接送记忆尤深。

除了接送有外出需求的居民,左崇还会为帮助社区居民购买生活所需。被疫情笼罩下的武汉,各类物资供给有限,以往很快能买到便宜物资,在这个时候或是大涨价或是需排队购买。

“超市早上十点开门营业,下午五点关门。现在大家都是在超市买菜,外面要么没有菜卖了,要么特别贵,在小贩摊子上买大白菜,两颗白菜五十块钱,我从来没买过这么贵的菜,这个时候出来卖菜的小贩都涨价了,超市没有涨。有天我帮居民去超市排队买大白菜,队伍很长。”左崇对中车网说。

陈诚:白天不敢吃东西 防护服两到三天换一次

位于武汉西北方向的十堰,疫情并不比与武汉接壤的仙桃、孝感、鄂州和缓。截止2月3日7时,十堰已确诊256例,而十堰一户人家的女儿,自2009年毕业起就在武汉工作,因害怕自身携带毒素影响家里人,尤其是影响身体欠佳的父亲,取消了除夕回家的计划,成为东风出行社区服务保障车队的一名志愿者。

这样的决定,在近日的武汉并不少见。“我之前接了个汉口第六医院的医生,她(的工作方向)本身不是发热方面医生。我刚开始接到这个任务时还是害怕,毕竟是医生,有接触病人。当时接她时,她说她在知道有疫情的时候已经送家人回老家了,只有她一个人留在了武汉。当时她炖的鸡汤都在锅里,就接到医院通知要求她们上岗,结果她就从1月22号到我五天后去接她回家时,鸡汤仍然在家里。”陈诚说。

对于武汉的疫情,陈诚和另一名接受采访的女性志愿者一样表示“肯定害怕”,不过并不畏惧。“刚开始做志愿者没有跟家里人说,后来隔了几天以后跟家里人说了,他们还挺支持的。”陈诚告诉中车网,每天出车前自己会做一个比较全面的防护,东风出行也给志愿者配备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和手套,车上也准备了稀释的消毒液,出车前和送完一个居民后都会给车消毒。

陈诚时年31岁,在少数女性志愿者中年龄偏小。陈诚称,因为武汉很多地方店面关门,她无法在外就餐,再加上防护服是连体的,穿上了便没有办法上洗手间,所以白天出车都是不吃什么东西,避免去上洗手间。

“防护服本来很有限,脱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按道理,防护服是一次性的,只能用一天,但是现在资源紧缺,用两到三天换一次。”陈诚表示,东风雷诺、神龙汽车会给志愿者送相关物质,但数量并不够,“口罩也不充足,按理说正常使用时间是四个小时换一次,现在基本一个口罩用一天。现在N95的口罩是没有,在用一次性医用口罩。”

与陈诚处境一样,在采访中,左崇也表示部分物资较少,“防护服、口罩目前够用,因为有定期配送。不过刚开始给的防护服是和医务工作者一样的,现在给一次性的了,没以前好。”

陈诚透露,东风出行50-60%网约车司机都已加入志愿者,其中武汉的员工基本都已加入了。“即使没有出来做司机,剩下的也会在线上、后方给我们帮助,给我们送口罩、防护服资源。因为资源很紧缺,所以是陆陆续续到货。”

采访在晚六点半结束,陈诚表示晚七点钟还要去汉阳的定点医院接两位透析的老人。

许文桦:不仅只是司机 下雨买药排队五小时

许文桦家在武汉市江夏区,当听说东风出行征集志愿者时,想也没想便去报名了。“大年三十之前看到好多人忙,我就知道疫情很严重,想做点什么,正好公司有安排,挺好的。”许文桦没回家过年,他表示家里人都挺支持的,每天下班后,会和家里人通个电话,聊聊疫情。

“我记忆最深的是初二下着雨,替社区买药排了五个小时的队。买抗生药,像阿莫西林这样的,很多都没有,后来也限购。因为社区要的比较多,那天排队只买到了一部分。我出来买的原因是防交叉感染,社区里人尽量不出门,再一个出行不方便,前些天天气不是很好,所以我帮他们买了。”许文桦对中车网说。

因许文桦的热心肠,社区居民和其关系相处的不错。“做志愿者,我们要密切配合社区工作,不仅只是一个司机。其实社区压力也很大,有时间我会帮他们做点工作,像做下饭、跑个腿或者解读个政策。有些居民不听社区工作人员的,反倒听我们志愿者的。”许文桦表示,除了公司会安排防护服等物资,他所支援的社区也会提供。

许文桦做志愿者已有十天,期间确诊病人、疑似患者每天都在增加。截止2月3日7时,湖北确诊11177例,死亡350例,治愈295例。

“武汉这些天事情太严峻了。在接送发热居民时,我们必须经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检查后,确定不是新型肺炎我们才可以接送。因为如果我们接送疑似患者而感染上,搞不好我们要去隔离。我们被隔离,这些工作又得安排其他人做,影响效率的同时,让社区里的人更恐慌。”许文桦称,其接送对象中,透析、产检、儿童感冒的人士较多,在这其中,老人偏多。

实际上,多位志愿者对中车网表示,接送需要去医院透析的病人远多于宣传中所说的需要买菜、送药、送餐的居民。

2月1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宣布将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13日,然而,湖北省的疫情走势仍呈上升趋势。东风出行相关负责人对中车网表示,支援武汉的网约车何时正常上班,听从相关防控指挥部调配。

当前武汉街道空空如也,多位受访者表示从未见过这样的武汉。春节的氛围也转瞬被冷清的街道和无法团聚的现实景象消解,但受访者依然相信,疫情会在不久的将来好转。“做志愿者,过后回头想想是非常值得。”许文桦在最后说。

(文中左崇、陈诚、许文桦为化名)

掌声鼓励(2)

  • 徐梦雅

    关注汽车行业公司、人物、资本层面动向,只做一手采访,专注深度报道。如果你有独家线索、内幕故事又或严密论证的独特见解,可以找我聊聊——微信:xmy709699326(请附言)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