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谢东萤去职蔚来 李斌是马斯克还是贾跃亭第二

  • 编辑:徐梦雅
  • 原文作者:徐梦雅
  • 2019/10/31 09:12:00

作者说:核心团队成员相继“下船”,再度考验起李斌,他会将蔚来当资本项目倒卖套现,还是咬牙坚持带领蔚来走出困境?

李斌 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蔚来CFO谢东萤离职,数位核心成员离开,外界频频忆起2017年乐视汽车倾颓的那一幕,李斌是否会成为第二个贾跃亭也随之成为争议话题。深陷亏损泥潭、融资项目失利,如今又逢核心团队成员相继离去,“资本玩家”李斌会撒手蔚来发起新项目,还是带领蔚来走出危局,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谢东萤去职 蔚来再度被唱衰

10月30日,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萤因个人原因向公司递交辞呈正式生效,蔚来暂未找到新人填补CFO空缺,在本月28日谢东萤离职消息公布当晚,蔚来汽车美股盘前跌幅扩大至8.61%。

“一个高管去一家公司是带着任务的,任务完成选择离开是正常的。看谢东萤简历,他在推进公司上市方面很有经验。”一位接近蔚来的消息人士对中车网说。

2017年,谢东萤卸任新东方CFO,入职蔚来担任CFO,负责融资及上市项目,直接向公司董事长兼CEO李斌汇报工作。蔚来在谢东萤入职的次年,也就是2018年9月在纽交所上市。无独有偶,谢东萤2005年入职新东方,第二年新东方于纽交所上市。

作为蔚来在资本层面的推手之一,谢东萤的离去让蔚来一夜之间再陷负面漩涡。有声音称,融资紧要关头,CFO离职暗示蔚来在融资与财务层面的压力不容小觑。除CFO谢东萤外,蔚来原软件发展副总裁庄莉、英国区董事总经理安格利卡索迪亚均已离职。

据了解,今年10月,蔚来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与这笔融资相关的是,蔚来欲将一个20万年产能的工厂落户吴兴区。随后吴兴区方面表示,经评估后认为项目风险较大,最终未签署融资协议。而在另一边,曾掀起巨大讨论的蔚来与亦庄国投百亿融资也消声。

就蔚来最新融资进展,中车网致电蔚来,其回复称,“蔚来的融资项目都在积极的推进中,具体消息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可以看出,为缓解资金压力,蔚来仍在努力融资求生。2017年,乐视公司全球投融资主管郑孝明和乐视控股CFO吴辉相继离职,没过几个月贾跃亭前往美国,以乐视汽车为代表的乐视各大业务板块依次或失衡或崩盘,而贾跃亭时至今日仍逗留美国。先例在前,谢东萤恰逢这个关口离职,也便成为外界唱衰蔚来的导火线。

“哪里会这么简单,个人和公司的原因都会存在,既然上市了,就需要去分析它的财务表报,看它的经营数据和商业模式,是否有问题在,不能单纯将高管离职一件事简单化、模式化。”针对蔚来CFO离职,一位不具名的投资公司总助对中车网表示。

四年亏损两百亿 李斌成转折关键

“我最近压力多大呀,希望多关注我们的车,有朋友要买车的话让他买我们的车。”在本月的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上,李斌直言压力太大。

蔚来财报显示,公司Q2营收为15.08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环比下滑7.5%;汽车销售额14.15亿元,环比下滑7.9%;汽车交付量从一季度的3989辆减少至3553辆;归属于股东净亏损32.85亿元,亏损幅度环比扩大25.2%,同比扩大83.1%,并超过预期的29.44亿元。

从2016年到2018年,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元、96.3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达172.33亿元。倘若加上2019年Q1和Q2亏损的26.23亿元、32.85亿元,则累计亏损达231.4亿元。

不到4年,蔚来亏损两百多亿元,而李斌“不能让一个4岁小孩养家”的解释,一时间让外界对其造车能力和“玩资本”的质疑陡升。

“亚马逊也是亏了十几年才成长起来,一般人扛不住,创始人很关键,其他技术或专业岗位影响都不会太大,他们就是趋势把握能力和风控水平。”上述不具名的投资公司总助认为,创业之初短线亏损数额的参考价值并不是很大,看一家公司能否走向强大,更多是看创始人如何操盘。在中车网采访里,一位不具名的车企董事长也同样如此认为。

2019年中国车市整体环境放缓,为应对四伏的危机,李斌首先在公司效率和成本控制上做了调整。

“在人员结构优化方面,预计到第三季度末蔚来全球员工总数将从2019年1月份的9,900人减少到7,800人左右。至今年年底,蔚来还将通过额外的重组和拆分一些非核心业务来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达到更有效率的运营。”蔚来告诉中车网。

这种处理方式虽能一定程度上减轻蔚来整体运营的负担,但更多的是治标不治本。特斯拉落户上海,蔚来丢掉了拿政府投资的最佳机会。马斯克自创立特斯拉起就饱受争议,尤其是频繁设定目标和期限,但却接连食言,导致这种输血式商业模式长期被诟病。直至创立特斯拉的第十五个年头,也就是2018年第三季度,特斯拉首次实现盈利才扭转外界对其负面印象;2019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再次盈利。当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投产,马斯克愈发稳固的车市地位是否会对蔚来的市场产生一定冲击?投资回报周期漫长,让不少业内人士质疑,烧钱丝毫不亚于马斯克的李斌更像是步贾跃亭后尘。当然也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李斌熬过去或许就是“中国马斯克”。

作为“资本玩家”,公司不济阶段李斌及时抽身并不难,但想更进一阶则不是易事。身后只站有李斌的蔚来下一步走势如何仍是未知数。

淘汰赛加剧 百度指数淡化李斌

在中车网的采访中,不论是投资公司高层还是部分车企一把手,他们认为谢东萤离职不会给蔚来带来多大损失,相反创始人李斌对造车的态度才是关键。然而,蔚来CFO离去,引发的讨论却是一波接一波。这是外界对李斌的不信任还是新兴车企命不久矣?

饱受争议的蔚来,从出道就走高端路线,为自身赋予让中国汽车产业实现品牌向上的标签。蔚来对中车网说:“在新能源变革的时代来领之际,中国汽车工业要实现弯道超车、实现换道先跑的设想,就需要蔚来这样的企业。蔚来是目前唯一有能力、有实力与特斯拉展开竞争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我们在过去一年里通过纯市场零售的方式,就实现超2万辆销售额,证明了中国汽车产业也能够做高端的智能汽车。”

虽说高调担负起重担,但在巨额亏损、缺血症难解之下,2019年成为李斌最具争议同时也极力维稳的一年,甚至其家人晒出购买的奢侈品牌包包也因成为众矢之的而被迫删除。此外,中车网查看李斌的百度指数,百度指数显示暂不提供“李斌”的数据,而小鹏汽车创始人、董事长何小鹏的百度指数均可查看。自何小鹏All in造车以来,其搜索指数成倍飙升。更具话题性的李斌显然不会输于何小鹏,但李斌似乎有意淡化。

中国汽车品牌走过数十年,仍不见有高端品牌立于中国车市乃至全球,李斌带着极具调性、定位高端的蔚来“出道”恰逢其时。对于行业而言,谁来填补这个缺口并不要紧,谁能做成功才是关键。尽管出手削减人们的负面关注,外界仍不断怀疑,按照早年李斌将一家公司推向上市后选择离场的惯例,这次是否能与蔚来能否“并肩作战”?

此番CFO离职,业内外再度将注意力投之于蔚来。10月30日,事隔谢东萤离职消息放出二天,一篇《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没人敢伸出半根稻草》刷爆汽车圈,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对此文点赞,力挺李斌,向李斌“伸出稻草”。中车网了解到,虽说亏损连连,蔚来仍算是造车新势力中的销量担当。1-9月,蔚来累计上险数达到12,430辆,占新势力整体约30%。

造车新势力之所以抱团取暖,因中国汽车行业进入快速洗牌期。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遭遇28年来首次下滑,2019年颓势不止。一边是如神龙般的传统车企打响“生死战”,一边是如蔚来般的新兴车企进入竞争残酷的“资格赛”。蔚来也意识到这个阶段不会有速胜,不会有奇迹。唇亡齿寒,当蔚来倒下,没有背景的剩余新兴车企也就很快到达死亡边缘。

对外面临日渐萧条的国内车市,对内蔚来处于负面不断、核心团队动荡。内外交困之下,李斌是否会带领蔚来走出低迷期,打破其找钱能手、讲故事高手的形象,中车网将持续关注。

掌声鼓励(1)

  • 徐梦雅

    关注汽车行业公司、人物、资本层面动向,只做一手采访,专注深度报道。如果你有独家线索、内幕故事又或严密论证的独特见解,可以找我聊聊——微信:xmy709699326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