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易鑫车贷之争【上】:买车变卖车 易鑫车贷被指套路贷

  • 编辑:徐梦雅
  • 原文作者:徐梦雅
  • 2019/9/30 18:32:00

作者说:车主投入数万元,本为购置新车,却只换来租用数月。随着易鑫车主组团维权,易鑫车贷被推至风口浪尖。

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9月29日,多位易鑫车主向中车网透露,现因易鑫车贷而维权的车主全国约有20万人。单份合同、乱收费、车被拖走卖掉、高价赎车费、协商被打等行为成了约20万车主声讨易鑫的主因,而易鑫方则表示因车主逾期还款其有权将车辆收回。

违约还是套路贷?双方争执下,孰是孰非迷雾重重。

车主疏忽逾期 易鑫夜半拖车

距离上一次维权已过三个月,仍有多位易鑫车主对中车网指责易鑫“套路贷”、“抢车”,要求易鑫偿还“血汗钱”。

“易鑫以半隐蔽的方式出现在全国各地广东,湖北,陕西,山西,宁夏,四川,贵州,安徽,广西等地,并与当地一些无良的一手车或二手车销售公司合作,以押证不押车、购车零首付等为名开始对无知的消费者进行疯狂的坑、蒙、拐、骗、偷、抢等非法行径。”一位来自广东的车主小田(化名)对中车网表示。

小田表示,小田妻子线下签署合同后,二手车公司便将合同收走,表示可以在“易鑫金融”app上查看相关协议。小田在app上看了首付、车贷、月供等信息都是正确的,直到临近春节因事导致还款逾期了两个月才发现不对劲。“在车被拖走前一晚,我打电话告诉易鑫第二天一早便去还清逾期欠款,易鑫那边回复我看着办,但第二天一早,我查看监控发现车三更半夜就被拖走了。”小田称,若要赎回车,则需提前结清所有款项并缴纳额外利息。

对于易鑫擅自拖车的行为,易鑫表示,给主贷本人(小田的妻子)打电话有事不接、微信不通过、手机停机,后来去了主贷人家里两次,但主贷本人不配合、敷衍,所以有了强制拖车这一举动。

一位同样被拖车的车主黄女士告诉中车网,仅湖南一个停车场便停了几百辆因易鑫车贷而被“偷走”的车辆,整个山西被强行拖走车辆有一万多,全国有二十多万台。

中车网得知,在易鑫车主维权群,与上述两起相似的案例不占少数,大多是与易鑫签署了融资租赁协议不到一年时间,因中途出现数天到个把月不同程度逾期而导致车辆被强制拖走,有的车主前往协商甚至被打。

“易鑫以四万二的本金占有我市价八万多的车子,至今拒不归还。车现在有没有被卖出去不知道,他们一般把从南方偷走的车运到北方再卖掉。”小田告诉中车网,易鑫未经协商擅自拖车的举动让所有车主不适。

合同埋雷 分期贷款变融资租赁

被强行拖车后,不少车主才得知自己被“坑”了,与易鑫签订的是融资租赁协议,而并非之前所认为的分期付款。

据了解,分期付款是一种买卖交易,买者不仅获得了所交易物品的使用权,而且获得了物品的所有权。融资租赁则是一种租赁行为,尽管承租人实际上承担了由租赁物引起的成本与风险,但从法律上讲,租赁物所有权名义上仍归出租人所有。这也意味着,所有与易鑫签署融资租赁合同的车主们,他们旗下车辆从法律上讲都归易鑫所有。

小田与易鑫的纠纷源于2018年3月份,小田的妻子在一家二手车公司购买了一辆售价8.9万元的哈弗H2自动豪华型小汽车,三成首付,即26700元,并以分期贷款的方式贷了68661元,分36期还清,每期归还2243.97元。小田表示,因贷款金额、月供都符合心里预期,所以戒备心降低了很多,导致并未注意到合同里有多少不合理细节。

“我们签了合同后,这家公司就将这台车过户给我们了,并把车抵押给易鑫。”小田称签字的合同被拿走后,二手车公司称合同可以在“易鑫车贷”APP上查看,“是我老婆签字,销售一页一页地让她签,她并不知道签了多少东西,而销售并未告知这一协议是融资租赁。”

与小田经历相似,黄女士称,2017年5月11日,她拿多年前约30万元购买的进口宝马在飞速公司办理9.6万元押证不押车的分期贷款。贷款实际到账8.7万元,分36期,每月11日还款3951元。当黄女士还款至第七个月时,也就是12月8日提出可以提前结清剩余款项。飞速公司则表示待核算完未还款金额,再另行通知黄女士还款。

“我签了押证不押车的贷款协议,直到收到法院传票我才发现是融资租赁合同。本来就是押证不押车贷款,分期还款,他硬说是融资租赁。”黄女士表示,本应为押证不押车的借贷关系,如果易鑫和飞速公司要做融资租赁,那么两方应该提供这一辆车的全部款项给她,而不是约30万进口宝马仅换了几万块钱。此外,黄女士称,从贷款前到放款后都没有谈及融资租赁相关事宜,而本应一式双份的合同也因飞速公司称需要递交给总部确认而迟迟未能给到黄女士。

值得注意的是,飞速公司对中车网表示自己仅仅类似中介机构。也就是说,黄女士签署融资租赁合同后,是易鑫为飞速公司提供款项。因黄女士逾期,按照相关要求飞速公司从易鑫手上将黄女士的债权买走,这台宝马也就归飞速公司所有。黄女士与飞速公司展开了拉锯战,而易鑫在其中并不用付法律责任。

逾期代价:偿还本金2倍以上高利贷

本以为签的是分期贷款,谁料竟是融资租赁协议。当前,摆在车主面前的问题一是购买的车被拖走,导致车主花费大几万元首付购买的车仅仅只是获得不到一年的使用权;二是要想赎车,需自付欠款2倍以上的高利贷。

“付了三成首付,26700元。我妻子贷了约6.8万元,其中五千元是砍头息,没有收据。车被拖走时已经还了约两万块,还剩约5.4万元本金没还。易鑫表示如果要赎车,需要拿约6.7万元。我打电话询问原因,他说我前面9个月还的是利息。”小田不可思议地表示,一辆价值八万多的二手车,他已付了四万多的本金,想不到车仅仅使用1年就被易鑫擅自拖走。

中车网查看小田妻子与易鑫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发现贷款本金加上三年累计所付12121.92元的利息,主贷人累计需还款80782.92元。因主贷人逾期,易鑫算上违约金强制结清尾款的数额与合同中写得近乎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田发给中车网的一条双方沟通的电话录音中,当车主询问易鑫能否出具尾款发票时,易鑫告知没有发票,只能给录音。“他们3月1日将车拖走,要求3月11日前将尾款结清。”该车主认为,易鑫不能出具发票,结清剩余尾款有风险。

比起小田逾期数月,黄女士称其在还款日当天就将钱存进去,但仍旧产生了逾期费用。

“还款日每月11日,每个月我11号将钱存进去,12号或者13号才扣钱,导致有了逾期记录。到结算剩余款项时,飞速公司要扣我1.8万元逾期费,这一金额让我接受不了,然后到了2017年12月尾将我的车拖走了。”黄女士表示,在还款至第七个月时,便主动要求结清剩余款项,但因飞速公司需扣1.8万元逾期费,双方就此产生矛盾,导致车被拖走,当黄女士在车被拖走的第二天带着8.2万元去赎车时,飞速公司对黄女士要价12万元,已是其所欠本金的2倍有余。

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飞速公司则向法院提起诉讼,称黄女士租了飞速公司租用一台宝马,但尾款没付,需收回该车。当法院问起为何该台宝马变成飞速公司时,飞速公司称因黄女士逾期,公司已从易鑫手上将债务买回来。

“易鑫是出资方,他们给一些公司提供款项,是规避好了。我和易鑫没有合同,也没有任何授权、委托。”黄女士说。

“易鑫两次答应派出所要给我们车主解决问题,今天过来关门了。”9月29日,黄女士给中车网发了一张大门紧锁的易鑫湖南分店照片。

车贷之争:车主赎车、抵消债务艰难

在黄女士的案件中,飞速公司一审撤诉后,将车还给黄女士。但第二次开庭,法院判决黄女士支付10万元费用给飞速公司。

“法院最后判决我要给10万元飞速公司。”黄女士认为,从贷款开始,到飞速公司故意拖延制造客户单方面逾期,然后未经车主同意拖走车并提出高价赎车条件,再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环环相扣是有意为之。

针对黄女士所言,中车网致电飞速公司。“这事是很久以前的了。我们不像易鑫那么庞大,所以与易鑫有合作,贷款资金由易鑫出。她与易鑫签署过融资租赁合同,但因违约我们将她的债务从易鑫手上买回来。欠的款应该不只五万多,法院结合实际情况判她归还10万元,但到现在她也没还。她曾跑到法院闹自杀,如果强制执行怕她出事,款项我们是自己去追,但也怕她行为过激,所以一直放着没追。”飞速公司表示,在官司中,不少败诉车主未曾出现过黄女士这种情况,大多都与飞速公司协商,将法院判决的款项分期还完。

当前,黄女士的进口宝马停在车库,但10万元的债务成为她心头之痛。比起黄女士,小田等贷款买车的车主早已钱、车两空,甚至还有易鑫方将车拖走后向车主索要拖车费和停车费。

有车主对中车网表示,易鑫将车“偷”走后,向其要拖车费和停车费。“他们有我车的备用钥匙,将车开到外地,然后问我要拖车费和停车费。拖车费是不可能给的,利息多少我都会给,但他们不肯少拖车费。”另外一名车主说。

也因如此,易鑫车主总部维权事件爆发。“今年我们去上海维权,因为人多,易鑫说不合理的费用可以减免一点。然后开始瓦解我们,但到了一对一协商的时候,说的话不算数了。”小田表示,维权未果,只能在维权群和网上发布相关信息。

尾言:

中车网收到多份易鑫车主投诉维权资料,车主因故逾期后,才发现自己与易鑫签订的合同并非分期贷款,而是融资租赁协议,且利息惊人的高。这就意味着,车主从一开始并非获得所购车所有权,若不偿还高利贷,将无法赎车,而自己前期的投入,也只是换来车辆租用数月。对于车主而言,逾期的代价是否过高?此外,在这其中,为何分期付款全部变成融资租赁合同?中车网后续还将对此事追踪报道。

掌声鼓励(29)

  • 徐梦雅

    关注汽车行业公司、人物、资本层面动向,只做一手采访,专注深度报道。如果你有独家线索、内幕故事又或严密论证的独特见解,可以找我聊聊——微信:xmy709699326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