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威马百人被诉 沈晖梦断李书福?

  • 编辑:徐梦雅
  • 原文作者:徐梦雅
  • 2019/9/20 10:22:00

作者说:威马向中车网表示,“吉利提起的诉讼,是其市场竞争的策略,是对威马污名化的手段,是对新兴企业的打压。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不应沦为打压新兴企业发展、维护一己私利的工具。”

沈晖

“打工,我受够了”,这是沈晖作别吉利开始创业的原因之一。2015年10月,沈晖创立威马。传统汽车产业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将他快速与其它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区分开来。然而,四年创业路,威马留给外界低调、务实的造车印象,因吉利一纸“21亿元索赔”诉状而渐被质疑。

年约五十的沈晖,前半生历经了太多风浪。后半生顶着烧钱的造车项目,如何与竞争对手展开博弈、与投资人达成共识,并不单单成为他口中的平仄。在威马完成30亿元C轮融资、上险数居造车新势力第一的小高峰时刻,前东家的反扑,印证了商业的残酷。

这个特殊时刻,围绕造车中的风波与意外,中车网分别采访了威马、吉利以及威马投资人。三方立场和三方看法,是中国新兴汽车品牌面临各种微妙关系的一个剖面。

威马:“竞争对手污名化”

9月17日,吉利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关于威马汽车侵害商业秘密案开庭审理。该案件诉讼标的额达到21亿元,也是目前国内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案件审理何时结束、结果如何,威马对中车网表示还有比较长的时间要走,当前并不预知。

据了解,吉利称威马复制了其车型,涉及车型主要涵盖吉利GX7、吉利远景SUV和威马EX5。此外,在吉利递交的起诉书中,状告主体除了有威马汽车四家法人主体公司之外,还有包括威马汽车董事长兼CEO沈晖、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侯海靖等在内的一百多位自然人。其中,大多人有曾供职吉利的经历。

创业至今,区别于其它新兴汽车品牌一把手,沈晖招揽了一波主流传统车企出身并极具经验的人士。威马诞生之初,似乎就拿到了造车新势力中最好的一副牌,但同时是风险较高的一副牌。

也因如此,更为复杂的“内政”和“外交”压力是威马现今处境的根源。

“吉利与威马的侵权纠纷早在两年前就有了,并不是新鲜事。只是因为威马现在做海外融资(D轮),这次事件可能是竞争对手爆出来的。”一位威马投资人向中车网表示,厂家之间金钱索赔案例并不稀少。

对于这起两年前未翻起风浪,但却在威马前景乐观时突然出现在大众视野的官司,威马向中车网表示,“吉利提起的诉讼,是其市场竞争的策略,是对威马污名化的手段,是对新兴企业的打压。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不应沦为打压新兴企业发展、维护一己私利的工具。”威马认为,公司没有任何侵权行为,吉利对其的诉讼是毫无法律根据和事实依据。

威马与吉利各执一词,外界更多关注现阶段孰强孰弱的表象,认为起步不久的新兴品牌与传统主流车企的对峙,于前者不利。不过,威马投资人不以为然。

“换一个角度看,如果竞争对手不认为威马是个威胁,就不会出现这个事情。只有对方认为威马的存在有威胁了,才会用这些办法做这些事情。如果威马能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它的舞台将更大。”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该投资人如此认为。

面对这起诉讼,威马与上述投资人观点不谋而合。在蔚来、小鹏、威马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中,威马新车交付最晚,但今年前8个月以累计1.13万辆的上险数,令威马成为造车新势力之最。

在谈及吉利为何起诉威马时,威马颇为乐观地表示,“这场官司也恰恰说明了我们的投资方是非常有眼光。因为威马现在虽然是初创企业,交付也不到一年,但现在已经占据了新势力的头把交椅。这让这些成熟的企业——自主品牌老大吉利心慌,来打压我们,这也说明我们发展情况是非常好的。”

和在吉利任职相比,现今沈晖两鬓的白发更多了,同沈晖一样白头的还有时年36岁的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创业的压力不言而喻,高速发展必然会带来风险,但这两者并不一定能带来回报。这一场诉讼是漫长的,对于威马、吉利和威马投资人来说,又将如何保障自己的回报率?

吉利:“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

去职吉利,沈晖带走部分人员组成威马核心管理团队。

在老东家期间,沈晖主导了震惊世界的汽车并购案——吉利收购沃尔沃;威马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曾担任吉利销售副总经理,担负吉利子品牌整合与经销商网络建设;威马首席财务官张然曾任吉利执行董事,之后担任吉利集团CFO,负责汽车金融体系管理;威马首席运营官徐焕新曾在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汽车的技术研发。

对于威马、威马投资人来说,沈晖等一众人的过往经历是闪光点,可是对于这群人的前东家吉利而言呢?就此次诉讼中所提到的与威马有关的人、车,以及吉利对诉讼结果持何种期望和态度,中车网采访了吉利。

吉利公关部部长宋兆桓表示,关于案件本身,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除此以外我们就不过多发表意见了。”

吉利并不怯于身处风口浪尖,事实上,李书福筚路蓝缕造车的途中处处都在斗争。然而,相比威马,吉利又太“传统”了。作为一个市值超千亿的上市公司,吉利2018年净利润为125.5亿元,此次标的额为21亿元,占吉利净利润16.7%。这一数字对于吉利和威马而言,极为庞大。这也意味着,诉讼结果无论偏向哪一方,都是对另一方的打击。

与吉利的沉默相比,威马态度极为鲜明。“这轮诉讼我们非常有信心。”威马说,“威马投资人一会相信法律,二也会更加看好行业的发展。不会因为一场官司和诉讼,而对我们以及行业的看法产生影响和动摇。”

的确,这一起官司并没有影响威马现有投资人。上述投资人告诉中车网,他参投威马时比较早,在威马估值七八十亿元时进入,现下威马估值约两百亿元,这让早一波的投资者的投资回报得到了保障。“从回报率上讲,我们不是在一个高点上进入的,我们投的相对早一点。”该投资人说。

眼下,威马进入D轮融资,此时横生枝节值得玩味。小鹏汽车计划在2019年底前完成300亿元融资,但最新消息表示,2019年小鹏汽车总规模可能在6亿美元左右(约43亿元人民币)。期间,小鹏汽车陷入窃密特斯拉的纠纷,以及爆发车主总部维权。

2019年车市下行,有着庞大资产的传统车企也需因产能过剩面临停产、停工危机,这群新兴汽车品牌的路更不平坦,蔚来、小鹏、威马相继陷入囹圄。最终,谁能在这样一个看似饱和的市场找到新的突破?

威马投资人:“销量仍是威马之痛”

相比传统车,造车新势力是全新的开始,没有那么多顾虑和负担。这一点也让很多人看到了中国汽车业下半场最初的成功模型。但是,汽车市场趋于饱和以及资金问题,让这些新兴汽车品牌面临的竞争丝毫不亚于早年的吉利、奇瑞和长城。威马投资人认为,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新势力约有5家。

“相对一部分的新势力可能因为产能过剩问题活不下去,但存活下来的企业都会很好。”上述投资人相信威马肯定可以存活下来,“它已经实现量产了。”

活下来和活得好有着很大区别,而这一区别则由市场销量决定。

在谈及对威马未来1-2年内急需解决的问题时,上述投资人认为是销量问题。“当前威马的月销肯定没完全达到预期,我认为一个月至少超1万台。”该投资人补充道,中国车市情况不好,间接影响了威马后续的发展。

在造车新势力中,今年前8个月销量累计破万的品牌屈指可数,与发展多年的传统车企相比,为数几个销量破万的新兴汽车品牌仍处于车市最边缘的地带。那么,对于传统车企而言呢?

现今,月销能破万的车企有北汽新能源、比亚迪等。这些品牌历经多年沉淀,旗下有多款车型。从威马投资人这一期望可以看出,威马投资人更希望威马能有一番作为,而不是成为一家徘徊在“温饱线”上的品牌。

对于投资人的期望,威马对中车网表示,月销破万是威马的发展方向之一,但没法给到一个准确的时间表。“相比传统车企,我们这个成绩非常小,但在新势力当中占据了头把交椅。而这一切是建立在我们目前只有一款车,一年完成两款车型上市、交付的情况下。”威马表示理解投资方的心急,“前辈花十年、二十年走完的路,我们希望能够快一点,甚至更短的时间把路走完。”

然而,此刻的诉讼,让威马并不能轻装上阵。C轮30亿的融资,吉利欲拿走7成,对于一家还在烧钱以及需要更多钱的初创公司,吉利的做法无疑是让威马血本无归。

现有的威马投资人告诉中车网,作为已经投资的人,他们会支持威马。

威马对中车网透露,A、B、C三轮融资主要在国内进行,D轮融资拓宽了渠道,主要聚焦海外资本一场,目前正常开展、进行当中。“吉利的状告,对于我们D轮融资不会有影响。”威马表示,有关这次纠纷,会和威马的投资人、投资方进行充分沟通。

商业环境下,礼让或不过是没有利益纠葛下的行为。从这个方向来讲,所有的动机都得到充分的解释。只是,在还未非黑即白的虚实时刻,大家都站在峭壁上。

掌声鼓励(3)

  • 徐梦雅

    关注汽车行业公司、人物、资本层面动向,只做一手采访,专注深度报道。如果你有独家线索、内幕故事又或严密论证的独特见解,可以找我聊聊——微信:xmy709699326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