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威马遭吉利起诉 窃取商业机密索赔21亿

  • 编辑:申怡
  • 原文作者:申怡
  • 2019/8/30 19:17:00

作者说:高达21亿的赔偿金对D轮融资还没落实的威马汽车将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高达21亿的赔偿金对D轮融资还没落实的威马汽车将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8月29日,财经涂鸦发布《吉利起诉威马汽车侵犯商业秘密,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报道,报道指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向高院提起关于威马以及旗下四家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一案,将于9月16日开庭。

为此,中车网致电吉利销售公司公关部宋部长,他表示,确有其事,但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为进一步证实此事,中车网致电威马汽车公关总监厉楠,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但据别家媒体报道,威马汽车表示,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硬创新”的科技实力派,威马始终坚持正向研发、自主开发,在确保不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同时注重对自身知识产权的保护。

这场在2018年就提交的高额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终于拉开序幕。虽然此起诉书内情如何不得而知,但中车网了解到,威马汽车算是带着“吉利”光环的造车新势力,其核心成员大部分来自于吉利汽车。

其中,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带领吉利并购沃尔沃,并使其迅速扭亏为盈,曾任吉利副总裁、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后离开吉利,在 2015 年创立了威马汽车。 威马联合创立人杜立刚、首席运营官 COO 徐焕新、首席财务官 CFO 张然均是收购沃尔沃的核心成员,另外,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之前在上海通用、吉利、奇瑞工作,负责销售、市场等领域的工作,在吉利汽车集团任职副总经理期间完成了经销商网络的整合。

这些覆盖威马技术、管理以及营销层,目前威马汽车内部核心人员达到200人,而大部分都是之前在博格华纳、菲亚特、沃尔沃、吉利工作时的同事,威马董事长沈晖也曾在采访中表示,都是我们的子弟兵。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关于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通常表现为以下几种情况:(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上述第一种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四)明知或应知前述第一种至第三种违法行为,而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商业秘密。  

为此,中车网咨询京师律师事务所,他表示,具体的要看吉利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有无规定以及是否平等,若在平等的基础上双方合同里有竞业限制保密协议有相关的规定,那么这种做法就证明有违法行为,而且窃取商业秘密包含的东西很广,这要看对方提出的证据。

 根据我国关于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规定,必须查明行为人所实施的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与权利人遭受重大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才可追究刑事责任;比如行为人实施了盗窃商业秘密等行为,但该行为本身与权利人重大损失不存在因果关系的,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邱宝昌也表示,这种商业起诉是受法律保护的,不会对外公开,如果严重的话,除了赔偿外还需要负刑事责任,情节不严重的,需要付民事责任,而赔偿金额要根据造成损失来计算。

据悉,目前威马正处在亏损阶段,在3月份刚刚完成30亿元C轮融,目前10亿美元的D轮融资还未落实。若真是如此,那么21亿元的赔偿金额将是雪上加霜。 沈晖曾表示,“造车新势力的机会期只有两三年,如果卖不出十万辆,基本就完了”。

去年承诺的交付一万辆的目标并未实现,今年上半年以8536辆的交付成绩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一,随着新能源补贴退坡,7月份出现大幅下跌,威马EX5仅售出601辆。也就是说,今年前7个月仅完成10万辆销量目标的9.13%。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事件已经不是首次发生。2018年7月,小鹏汽车员工张小浪以被指控窃取前公司(美国苹果公司)无人驾驶技术机密为由在美国遭逮捕,今年3月份入职小鹏14个月的曹光植以窃取了特斯拉Autopilot驾驶员辅助功能相关的商业机密,复制30多万份与Autopilot自动驾驶源代码相关的文件而被告上法庭。而对于两次泄密起诉,小鹏汽车均发表声明否定这一指认。

随着国家政策对新能源造就的利好,近两年造车新势力不断涌出,到目前已有上百家。其中有从房地产、互联网或其他行业“跨界造车”企业,也有从传统车企跳槽而成立新公司的人士,但截止到目前没有一家新势力可以实现盈利,而若吉利起诉成功,面临21亿赔偿金的威马汽车前景难测。

掌声鼓励(0)


  • 分享到: